网站首页 医院介绍 名中医馆 科室介绍 专家荟萃 院务公开 就医指南 科研教学 查询服务 网络反馈 健康园地 专题专栏
通知公告
采购信息
媒体报道
规章制度
 
   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院务公开 >> 媒体报道
 
(青年时报)在旁人看来并不适合女医生的科室里,她们坚守下来成为亮丽风景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/3/8

  潘慧仙正在给患者进行手术。
  李祎正在给患者义诊。
  易立明正在坐诊。 潘洁 摄
  梁承潇正在坐诊。 潘洁 摄

  前段时间,一条“25岁女子不想看男医生,抢了4周女医生的号,结果突然大出血”的新闻在朋友圈里疯转。确实,对于不少科室来说,女医生是极度紧缺的。近日,记者走访了杭城10家省市级综合性医院,调查选取了几个女医生紧缺情况较突出的科室,了解了一下这些科室里的女医生的工作和生活故事。

  

  ◎这些科室的女医生较紧缺

  骨科

  穿着约10斤重的铅衣做手术

  有人为适应做手术时的力度专门练习射击

  骨科女医生的紧缺程度,在所有科室里,可能是排得上前三的。记者走访的10家医院里,有4家骨科没有女医生,其余几家大多只有1名女医生,最多的也不超过2名。

  “我大概有十分之一的手术是需要穿着铅衣做的,铅衣没有男女之分,大概10斤重,又闷又笨拙。”浙江省中山医院骨伤科副主任医师徐铮青说,“我穿得最久的一次足足有3个多小时,整个后背都湿透了。”

  “刚分进科室时,有人说‘这个工作女的做不了’,特别是家里人也不太能理解我的选择。后来,我经过努力,力气慢慢也练出来了。”浙江省中医院骨伤科主任医师易立明说。但她也表示,现在专业分科比较细致,自己选的是脊柱和显微方向,手术时光靠力气还不行,还需要巧劲。

  不过,易立明和徐铮青也提到,随着科技进步,尤其是医学器械方面的进步,女医生完全能胜任骨科的许多工作。比如以前手术用的是手摇钻,费时费力,现在有了电钻,轻巧快速,穿透力也强。

  徐铮青坦言,像骨科这样的外科,手术时比较考验应变能力。手术台上,患者情况千变万化,需要冷静处理,把握全局,有时也很考验胆量,可能对男性来说先天更有优势。同时,骨科手术中常需要做持久的动作,力量要一直维持,不能中断。有时候手脚酸了累了,也只能坚持。

  “手术中,方向感也非常重要,而我在这方面比较欠缺,就想练习攻克下。”为此,两年前开始,徐铮青有了一个爱好——弓箭射击。

  同时,考虑到手术时的力度,她主动要求练习沉一些的弓,选择的是中等重量的。“一开始练习起来很困难,慢慢地就习惯了。”

  为了更加适应骨科的“体力活”,易立明平时也十分注重运动锻炼,一般每天都会慢跑5~7千米。

  泌尿外科

  很多时候和男科挂钩

  有时会碰到尴尬情况

  很多时候,泌尿外科会和男科挂钩,因为接触的大多数是男性患者,所以相对来说女医生比较少。在走访的10家医院中,有4家没有泌尿外科女医生,而其余的几家女医生也仅是1~3名。

  “当时还没结婚,连男朋友也没有,很多人都不能理解,为什么我会选择留在这样一个男性科室。但其实我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个男性科室,作为医生,对病人是不分性别的。”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李祎说。

  “门诊中,男病人占了2/3左右。”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潘慧仙说,“作为泌尿外科女医生,有时候也会遇到尴尬的事情,比如检查时,有些男病人比较敏感,但又不好说什么。”潘慧仙从事泌尿外科工作已有19年了。尽管经常要连上两天一夜的班,但她依旧热爱着泌尿外科的工作,从没犹豫过。

  肛肠科

  做手术时在体力上稍显弱势

  不希望别人给自己特殊照顾

  提到肛肠科,大家潜意识里会觉得这是一个特别“有味道”的科室。在走访的10家医院里,肛肠科女医生的总数算比较多的,但分布上来说并不均匀,大多数有1~2名,但有的医院也没有,多的则有6名。

  “一开始听说我要从事肛肠科工作,家里人是反对的。他们觉得我一个女生,肛肠科可能比较脏、臭,而且总避免不了要给男患者看肛肠,认为不适合我。”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肛肠科副主任医师丁菁说,肛肠科医生免不了要给便秘患者挖大便,一开始也挺难接受,但做着做着也就慢慢适应了。

  “肛肠科的工作可能会涉及到患者的隐私,因此我们都会做好沟通工作,更注重保护隐私。”浙江医院肛肠科主治医师梁承潇说,肛肠科的手术对体力也有一定的要求,尤其是遇到肠癌等较严重患者,一场手术要三四个小时。“尽管女性在体力上比男性稍显弱势,但承担的工作是一样的。我首先不在心理上把自己当成弱势群体,同样也不希望别人来给自己特殊照顾。”梁承潇说。

  ◎这些科室女医生为何少

  什么脏活累活都需要做 体力心理都要经受更大考验

  “易立明是我们科室唯一的女医生,可以说是宝贝,但工作不分男女,都要值夜班、看急诊。”浙江省中医院骨伤科主任童培建说。

  “对女性来说,当一名骨科医生要经受更大的考验,不管是体力上还是心理上,因为女性还要怀孕、哺乳等。”童培建表示,未来科室还要招女医生,但会着重发挥女性细致、耐心的特点,比如往显微外科或者骨内科发展。

  浙江医院肛肠科主任沈宇飞提到,梁承潇作为科室里唯一的女医生,尽管很“宝贝”,但干的活却不分性别,什么脏活累活都要做,而且做得一点也不比其他人差。

  “外科对女性来说,是非常大的一个挑战,随时有急诊手术,也是个体力活,甚至有怀孕的女医生,做了一个心肺复苏后流产了。”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医务科主任杨莹说,“尤其是骨科、神经外科、肛肠科、泌尿外科等科室,女医生更不容易。”

  ◎她们为何进了这些科室

  这些女医生最初抱着什么样的心态,在怎样的契机下,选择了这些在旁人看来,可能并不适合女医生的工作?

  科主任认为有资质

  主动抛出了橄榄枝

  “自己本身就比较偏向于从事外科工作,加上当时骨科主任看我人比较高大,挺适合骨科,希望我到骨科工作,于是我就选择了骨科。”令徐铮青没想到的是,自己这一坚持,就是21年。

  无独有偶,由于性格爽快、做事利落,在易立明结束了各个科室的实习轮转后,骨科主任主动向她抛出了橄榄枝。“我是学中医的,一开始也没想到做骨科医生,但慢慢接触,发现自己也是能适应的,现在已从事骨科临床30年了。”

  喜欢动手类工作、成就感强

  她们主动选择了这些科室

  丁菁在大学学的是中医专业,毕业后对自己的初步定位也是中医内科。但在轮转实习的时候,听说肛肠科刚好在招女医生,就决定去试试。

  “外科工作的成就感会更强一点,治愈率高,而且接触到的大多是年轻人,更有活力,交流起来也更容易。”丁菁说。

  出身于中医世家的梁承潇也选择了西医。“外科有立竿见影的治疗效果,而且手术治疗为主,个人比较喜欢动手类的工作。”2006年,梁承潇毕业后发现浙江医院刚好在招肛肠科医生,于是就应聘成了一名肛肠科医生。

  潘慧仙毕业后,有人推荐她去妇产科当医生,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外科。“我是个爽朗的人,喜欢外科做事的干脆利落。”

  和其他人不同的是,李祎读研的方向便是泌尿外科。说起自己和泌尿外科的渊源,她说可能是因为这是自己本科轮转实习的第一个科室。“当时就对这个科室的印象特别好,加上自己一直比较喜欢外科,所以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。”

文章录入:外联    责任编辑:外联 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



  • 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地 址:杭州市莫干山路219号(莫干山院区)/杭州市庆春路23号(庆春院区) 管理登录
    电话:0571-88393542(莫干山路院区)/87238121(庆春路院区) 浙江名馆0571-87238010